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地市

理财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共享汽车乱象调查:消失的押金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河南在线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08
摘要:1。从申请退还押金到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周德琴的押金依然杳无音讯。2。押金难退只是表面问题,更深层次是,共享汽车的光环逐渐消失,共享汽车目前面临艰难的生

  1。从申请退还押金到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周德琴的押金依然杳无音讯。

  2。押金难退只是表面问题,更深层次是,共享汽车的光环逐渐消失,共享汽车目前面临艰难的生存环境。

  3。共享经济浪潮下,最先大规模倒下的是共享单车。众多共享单车“死亡”后,共享汽车的前景也并不明朗。

  共享经济的出现,给人们带来了诸多便利。但当经济浪潮退去,红极一时的共享经济进入行业洗牌的时候,人们才慢慢发现,当初轻轻点一下手机就交出去的押金,想要退回来,到底有多难。而共享汽车那些数以千万计的“消失的押金”到底去了哪里?

  几个月过去,退押金还是没门

  2019年3月26日,广州某高校大三学生黄伟坚(化名)第一次使用幸福叮咚共享汽车出行。“同学介绍我使用的,因为这个租车的优惠力度很大。”被问及为何选择使用幸福叮咚时,黄伟坚告诉锌刻度记者因为幸福叮咚每一单以10至15元不等的优惠吸引了他。

  4月3日,距离黄伟坚第一次使用幸福叮咚刚好9天时间,他再次打开幸福叮咚App,但这次他不是要租车出行,而是要退当时的1500元用车押金。

  黄伟坚按照幸福叮咚App提示在押金页面申请退款,仔细算算,13个工作日过去了,幸福叮咚官方一直没有任何退还押金的举动和信息。

  一直没收到押金的黄伟坚前后与幸福叮咚联系过数次,每次和官方的联系,客服均以加急处理作为回应,当他问及客服何时能退款时,客服表示自己对押金退还日期不知情也无法作出任何回答。

  截至4月30日发稿时,记者用电话及邮件联系幸福叮咚官方进行押金问题进一步的了解,但官方均无任何回应。

  在黄伟坚看来,作为一个学生党,1500元是自己大半月的生活费,当时选择共享汽车,是为了方便出行。在使用共享汽车期间,他做到车辆没有任何交通事故、及时归还车辆以及正常完成订单。

  而在自己遵守约定完成这一切之后,押金的退还问题却变成了这个大三学生的一件难事。

  ▲幸福叮咚共享汽车

  与黄伟坚同样遭遇的还有在重庆江北工作的周德琴(化名),因为家住在离江北区三十公里的北碚区,周德琴每天上下班的通勤时间均在一个半小时以上。

  除了办事需要外,偶尔的周末,周德琴会带上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一起去江北区的观音桥购物逛街,为了方便一家老小出行,和黄伟坚一样,她选择方便快捷的盼达用车租车出行。

  今年刚过完年,周德琴家里买了一辆代步车,无论是上下班还是逛街都不再需要使用共享汽车。所以她去盼达用车App退还用车时缴纳的1000元押金。

  ▲盼达用车

  周德琴于2月23日向盼达出行申请押金退还,她告诉记者,最开始是系统告知她7至15个工作日内退还押金,在15个工作日到期押金没退,她致电盼达出行客服,与客服交涉期间,客服告知她系统出现错误,转交人工退款,直到4月20日,客服依然以系统升级为由拒绝退还押金。

  从申请退还押金到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周德琴的押金依然杳无音讯。

  刚毕业的张磊(化名)是山东青岛一家广告的销售。2018年7月,张磊使用了大道用车出行,他在注册和完善资料后,向平台缴纳了899元的用车押金。

  2018年12月,张磊因用车需求逐渐减少,去大道用车App申请了押金退还。大道用车App显示,退还押金需要20个自然日审核,可是张磊整整等了一个月,押金也没有任何退还的迹象。

  目前,距离张磊申请退还押金已经将近五个月。这期间他多次拨打大道用车客服,始终无人应答,App上的人工客服排队多次也没有人应答。

  而张磊在大道用车的899元的押金,至今仍没有退还。

  押金难退已不是新鲜事

  被共享汽车押金问题困住的用户,其实远不止黄伟坚、周德琴和张磊。而陷入“押金门”的也不止这三家共享汽车的公司。

  此前,关于押金退还难的问题,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最多的应该是ofo共享单车。与ofo的99元、199元押金不同,共享汽车押金普遍较高。同时,也因为共享汽车数额较大,用户对押金问题也更为在意及敏感。

  关于共享汽车押金退还问题,记者前往新浪黑猫投诉搜索共享汽车,共有1036条结果,在百度搜索“共享汽车押金”亦是诸多声讨以及各种讨要押金的帖子。

  在这些投诉里,记者发现除了车辆故障、滞纳金、违章等车辆本身或违约的问题外,百分之八十都是关于共享汽车押金的问题。而关于押金问题投诉时间短的有几天,长的甚至有半年之久。

  即便最终退还成功的“幸运儿”,也需要相当的毅力,甚至用法律维护自身利益才得以解决。“今年春节前我就申请了退押金,一直退不下来,除了打12315和微博维权之外,我家里人亲自去幸福叮咚退押金,他们才给我退了。”近日,一位成功退到押金的受访者如此表示。

  业内人士称,押金难退只是表面问题,更深层次是,共享汽车的光环逐渐消失,共享汽车目前面临艰难的生存环境。

  事实上,与2015年到2016年共享汽车高歌猛进的时期相比,2017年开始,共享汽车迎来了一波撤退潮。

  2017年3月,早期玩家“友友用车”宣布停止运营,同年10月,共享租车平台“EZZY”宣布正式解散;2018年5月,共享汽车“麻瓜出行”宣布停止服务, 6月,“中冠共享汽车”也人去楼空,且很多用户的押金没有退还。

  而头部玩家途歌资金链问题的爆发,更让整个共享汽车行业都蒙上阴影。2018年12月,融资数亿元的共享汽车代表途歌陷入了“押金门”等生死危机。从退押金难到南京、深圳等多个城市撤退,再到成都分公司人去楼空,辉煌一时的途歌倒在共享汽车的浪潮下。

  倒下的共享汽车不止途歌一家,随着众多共享汽车的玩家纷纷败下阵来,共享汽车行业也迎来了“寒冬”。

  就拿曾经风靡青岛号称要改变出行方式的大道用车来说,今年年初便有“大道用车悄然谢幕,押金不能退,留下麻烦一箩筐”这样的新闻出现。当时,押金不退、公司失联、用户因为找不到车而无法使用车辆以及公司拖欠员工工资这一类的消息成为了大道用车的标签。

  ▲大道用车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大道用车成立于2017年10月,截至目前已经获得三轮融资,融资总额达数千万美元。

  2018年11月1日,大道用车CEO刘辉在公开场合宣布,经过一年的经营,大道用车单车收入超过5000元/月,已经实现运营盈利。

  然而,仅仅过去了三个月不到,大道用车就在2018年2月被媒体爆出可能遭遇了资金危机,融资进展不顺利以及公司裁员的消息。大道用车的大幅裁员,也映射着他们在资金方面遇到了一些问题。

责任编辑:河南在线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地市

电脑版 | 移动版 |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